2014年08月12日

成長是所有人的彷徨

時光孤島。我依舊想念舊時光的我們三三兩兩席地而坐在日暮天光的梧桐樹下,熟練的穿插著紙牌,吆喝聲此起彼伏,無憂的快樂在很遠很的地方蘊育蕩來。身邊的 桐花悄悄地飄落滿地。那樣的日子是那麼的短暫,可為什麼當時的我們要快點長大?如今長大了卻各自散落天涯,在早已沒有彼此的世界裏各自打拼,各自成家,各 自安好。我時常想如果能回到當初我會怎樣,我想我還是會依照原來的樣子倔強成長,因為有你們的日子亦不會孤單。我突然想到一句話:“成長是所有人的彷徨, 彷徨是所有人的成長。疼並快樂著。”

    煙花寥落。我看見路邊的嫁接過的紫槐花,我就會想念外婆家的歪脖老槐樹,開著純淨的白花兒。可惜它在外婆死後沒多久在一場暴雨的沖刷下,轟然的倒 下。像屹立了半個多世紀的老人,堅守了多年陣地,有朝一日多年的信仰沒了,他也就隨之覆滅了。我固執的相信槐樹是守護外婆一家的精靈,外婆走了,它也隨之 去了。瞧,多麼忠勇的衛士。閉上眼,四周的香氣,飄散過來,吸進鼻裏,落進心裏。我仿佛置身在外婆家的大槐樹底下,成片成片的起,他們微笑著嬉鬧著,一陣 微風吹過,身上落白色的花的瓣兒。

    流雲飄搖。小河的水,還清澈還明亮嗎?河邊還有放牛羊的人嗎?是大人是小孩。我想是小孩較多吧,不然我們那麼快樂的年華需要誰來體驗,來傳承。也 許他們正像當初的我們,重新奔走他們的青春。愛玩是所有人的天性。有誰把羊兒弄丟了,有誰偷吃了地裏的花生,有又誰的父母拿著皮鞭吆喝著這水裏洗的嘴唇發 烏的兒子或女兒。我們幫忙尋找著,偷偷把風著,奔相走告著。人小鬼大拉幫結派,相互鬥毆,以一敵百的日子終於一去不復返了。

    我終於學會人總要安分守紀。去告慰那些我們愛過的,我們拄著高香都不想過的。那些不遠不近正在悄悄流逝的青春。那些癲狂的,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統 統舍去,留下的是一身筋骨的皮肉,耐磨抗打抗壓。只是當我們在所有壓力,幸苦中奔走時,總不經意想那些美麗,閃著紅星的,那些專屬在心底柔軟潮濕的日子, 那些想起來都眼泛熱淚。對不起自己總有些矯情。但是真的感動著,激勵著我。

    我依然在夢裏千百遍回首,因為現實統統不在,而我依然在路上
ラベル:成長
posted by huser at 18:15| Comment(0) | 散落天涯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